這是我在03年的訓練狗:右邊是黑拉拉Napier,左邊則是拉拉混蜷毛獵犬的Kea
曾經在某天我出門時,狼狽為奸把一大罐奶粉罐,
合力從廚櫃上弄到客廳大門前(到現在,我還是想不透,他們是如何辦到的?)

當我和同事回到家,門一開,就只看到一隻大黑狗的大半頭,是塞在奶粉罐裏的,
旁邊的那隻Kea,眼睛睜得大大的,口水則是早已流了滿地
我大喊一聲”NAPIER!!!"
黑拉拉是把頭從奶粉罐抬起來了,只是滿臉黏滿了半濕半乾的奶粉,
這時,在旁等很久的Kea,一看終於有機可趁,
趕緊便把頭塞進去那個噁心到極點的奶粉罐內...

待我救回奶粉罐,Napier和Kea又因為奶粉黏住了嘴,
接下又忙著在地毯和傢俱上磨蹭,
同事是笑到快岔氣,
我是看著二隻長了白鬍鬚的笨狗,和黏搭搭的地毯和傢俱,
當下不知是該笑還是哭...



正等著我吹哨子的Kea -
為了讓導盲犬將來去公園Free run(放風)時,能讓視障者容易將狗喚回,
所以便將吃飯,這樣對他們而言最重要的大事,與哨聲連結起來(哨音=吃飯了)
通常,寄養家庭或訓練師會先下"Sit” 指令,
間隔3秒或不等的時間之後,
再吹哨子,並讓狗狗開始進食

不過,說真的,這種訓練,
對大部份的狗的確有效,
但有些狗...嗯....尤其是當他們在公園發現了野餐後的雞骨或薯條時,
可就不是那麼有效了



在我剛抵達紐西蘭,開始接受導盲犬訓練的第一至二個月,
是先到犬舍,育犬和寄養家庭部門實習

在育犬中心,幼犬們都是快去寄養家庭前,才開始被命名,
也因此,在這之前的時間,育犬中心為能分辦一整窩的小狗,
都是以立可白刷在幼犬的不同部位(頭頂,右/左肩,左/右臀...)以作區別,
某天,我被指派去做這神聖的”點白”工作

而上圖的這隻小狗,他的白點應該在頭頂,
所以我仔細地點上白點後,
更再幫下一隻小狗點白,
只是一轉頭,發現這小子不知何時,居然去頂了別隻幼犬的肚子,
頓時,頭頂未乾的小白點,變成了中國畫法中的一大撇,
而另一個小狗,則是肚肚多了一小片性感的胸毛...



連續失敗了二隻,
我當然更小心地抱著下一隻,白點應該在右肩的小狗,
我深吸了一口氣,右手拿著小毛刷,顫抖地慢慢靠近小狗狗...
只是,他頭一撇,想咬掉那根詭異的刷子吧?
哎...第三隻搞笑的失敗作品

Mojit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1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1)

發表留言
  • homesleep
  • 立可白不是有毒嗎?可以點在小狗身上嗎?話說回來,妳寫的這些狗故事都好可愛啊!
  • 他們並不會吃那立可白.所以ok囉!
    真的嗎...謝謝你,有空要常來呢

    Mojito 於 2008/12/14 17:32 回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