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開始接觸導盲犬訓練的第一個星期,
指導老師便教我什麼如何做牽繩糾正(leash correction),
因為狗會很快就查覺我的經驗不足,也抓不對時間點,
一旦騎到我頭上,麻煩就大了。
所以越快速,越有效的牽繩糾正,才能嚇阻不聽話或是試著挑戰權威的狗,
“哇!原來如此...”

除了如何又快又狠地在第一時間教訓他們,
之後隨側行(Heal)的練習,我又學會快速調整牽繩的拉扯力道,
以”保持”狗走在我左側的行走方式,而不是暴衝或拖著我往前走...。
我懵懵懂懂地依樣畫葫蘆,雖然覺得沒啥效果,
因為狗還是拖著我跑,
給予嚴厲的糾正後,有些狗仍我行我素,
我一直以為,效果不彰是因為我的能力不足,因為我的力道不夠,
也或許是因為我內心的不忍而延遲了時間點。
有幾次,指導老師拿走我手中的牽繩,
兩手合握牽繩,用力甩出漂亮的弧線,響亮有力地落著狗的背上。
他說:“這才是真正有效的糾正”。
我看著我的狗,他們眼中出現的恐懼和困惑,
或是默默地遙望遠方,避開與我的眼神接觸。

我一直以為這就是一切,所有導盲犬學校都是這樣做,
直到第三個,剛從英國來的指導老師,
“哇!哇!”簡直不敢相信,
我從沒看過她用力以牽繩糾正狗,或是對狗大吼大叫,
最多只是在下指令Heel、Steady、Stop,
但狗表現不良時,用牽繩將狗拉回要求位置。
在這批狗訓練完後,我相較前二批狗的工作表現,
當然,他們一樣達到了標準,
但也卻是在快樂、自信地工作和生活下,成為一隻導盲犬。    

多年來,我利用自己的休假和儲蓄,
陸續拜訪5、6個不同國家的導盲犬學校,
閒暇時,則上網找相關狗訓練資訊,
我不斷地調整訓練方法,
只希望能以更正面的引導方式教導狗,
因為唯有在我覺得自在、看到並相信成效的心態下,
我才能做出訓練該有的表現。

一直以為,相較其它訓練師,
我已經減少許多不必要的牽繩糾正,或是身體上的懲罰。
帶狗散步或教導Heel、Steady、Stop時,
我仍然用牽繩拉狗回標準位置後,重覆指令並讚美狗,
然後祈禱他有一天會懂。
除了個性較膽小的狗之外,我可以讓狗在我手裏不暴衝,不那麼用力往前拉扯,
但,說真的,這一直困惑著我,
因為,這些都只是程度上的差別,
狗也並不是“自己”心甘情願地維持在標準位置,
就算我只是拉著牽繩,無任何糾正,
其實大部份時間我還是勒著狗脖子,
聽著粗糙的呼吸聲從狗氣管傳出。

上個週末2月8、9、10日連續三天,
在伊恩.頓巴博士(Dr. Ian Dunbar)的專題演講中,
“哇!哇!哇!”我想,我找到了一直夢想的訓練方式,
看到影片中,他的puppy class一半時間,小狗都是無牽繩狀況下,
小狗仍有相當的社交,頑皮的機會和時間,
但在第一堂結束時,這些3、4個月的小狗都可以在5秒鐘之前安靜趴下休息;
或看到兩手傷痕瘰瘰的無助飼主站著旁邊,看著她的4個月大狼狗,
如何在頓巴博士的食物訓練下,3分鐘之內學會不咬手
(當然不是傳統方式,壓住狗舌頭,扳住狗顎或是肢體懲罰)。
許多顛覆傳統的思考和訓練方法,成效就在眼前,
重點是,最後,這些狗都是心甘情願地回到你身邊,聽從你的指示,
不管你有沒有食物在手上。

非常熱心的的頓巴博士,在他三天各長達近12個小時的演講後,
仍挪出3個小時在飯店的咖啡廳,
和導盲犬學校的指導員、訓練師、繁殖、幼犬、收養部門進行交流。
話題從繁殖的選擇到訓練的方式,他直接給予一針見血的看法,
當然有些很多又是顛覆傳統思考,但在場的人卻如當頭棒喝。

頓巴博士是獸醫背景出身的行為專家,
在討論的過程中,他也同時會給予科學方法分析或研究結果,釐清不少傳統繆論。
有關於他的理論及訓練文章,你可以到他的網站,
http://www.dogstardaily.com/
頓巴博士非常歡迎民眾免費下載影片或資料。

Ian Dunbar 2012年台灣三天講座(05/11 ~ 05/13)

創作者介紹

Mojito - 職業是走狗的小女子

Mojit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1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1)

發表留言
  • onor麻
  • 好棒的分享...<br />
    真是愈來愈愛你囉..<br />
    我喜歡這樣對待狗狗的方式..<br />
    Ps:今天早上社區跑進來一隻『黑色的拉拉』<br />
    沒帶項圈身體看起來很乾淨..<br />
    我想可能是附近人家的狗吧..(希望他不是流浪狗)<br />
    看著他,一直想到底要不要帶他回家??<br />
    完了...對黑拉拉有了特殊情感...
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